新闻详情

卢元镇谈体教融合:中考体育提分是“善意的强制”

发表时间:2021-05-20 14:41作者:景昊

卢元镇,汉族,1942年生于云南昆明,祖籍江苏苏州。1965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学院,后在山西晋东南体委、晋东南文化局、展览馆等单位工作。1981年再度毕业于北京体育学院,获硕士学位,留北京体育学院任教,1995年评为教授,1997年评为博士生导师。2000年5月调至华南师范大学。


卢元镇认为,体育加入应试教育,是“以毒攻毒”;中考体育分数逐年提升,是“善意的强制”;退役运动员进入中小学任教,一定且必须经过培训,否则可能引发“大麻烦”;体教融合口号终止之日,便是业余训练改革成功之时;学校体育的本质,不仅是增强学生体质和培养运动员,更重要的是普及和灌输“运动家精神”。


关于中考体育,

没法自觉只能以“毒”攻毒


记者:如何看待中考的体育科目分数比重逐年提高?为何您说这是“善意的强制”?


卢元镇:我是非常反对把体育纳入应试教育之中,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发表的意见都是反对的。我认为,学生参加体育是应该凭借热情、兴趣,这样才能享受体育。强制性的举措是负面的,我一直是这种观点。我发表这种言论的时候,大概是二三十年前。经过这二三十年,我失败了。我们没有办法靠这种(自觉),其他的诱惑手段、劝解的手段解决不了,最后只能以“毒”攻毒。



这是一种“善意的强制”。因为从人性的角度来讨论,任何人参与体育活动的初级阶段都是不愿意的。因为累,要出汗,难受啊。家长要让孩子去练,孩子不干。老师让学生去干,学生也不干。因为体育是一种消耗,是一种生理的异化过程。它一定带来身体的不舒适,只有强迫参与之后得到了甜头,有了很好的享受,最后终于发现自己减肥了,自己胃口好了,自己神经衰弱没有了。得到了好处,就会逐渐变成自觉行为。


现在的学生也是需要这种强制过程,让他们把参与体育变成自觉过程。我相信,这一旦成了学校里的一种氛围,这种强制就变成了社会现象。这种强制让学生们从众,让学生们相互模仿。


关于业余训练,

有些改革已经开始往前走


记者:为何您说体教融合口号终止之日,便是业余训练改革成功之时?


卢元镇:只要业余训练回归学校,体教融合这个问题就解决了。如果仍然是政出多门,这个问题永远解决不好。体教融合这种说法,可以改为“业余训练回归学校”。



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业余训练已经有多种形式了,可谓多元化。有一部分回归到学校去,有一部分进入了体育产业,有一部分由社团管理起来了。不管如何,只要是社会认可的,家庭认可的,都有生命力的,都可以延续下去。学校体育办业余训练应该是主体。国外的做法就是学校里办俱乐部,解决业余训练问题。我们在学校里办了业余训练学校,就是这样进行的。


不管如何,迈出了第一步,实际上(有些改革)已经开始往前走了。


关于退役运动员任教,

退役运动员需要经过培训


记者:以前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在体教融合工作协调中的难度很大,您如何看待最近出台的新举措,那就是退役运动员到中小学任教?


卢元镇:体教结合,教体结合,体教融合,其实说的是同一件事,就是要解决体育与教育的分离状态,实现相互支撑、相互妥协,其实质是双方行政部门在业余训练领域担起责任,共同建设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新型业余训练体制,给业训造就一个宽松的空间,解决长期掣肘的、高水平竞技体育的这个前提性问题。




大量运动员退役之后解决不了(出路)问题,退役进入高校的(运动员)还是有限的。到中小学里当教练,教孩子们篮球、足球,还是可以的。但是,中国的运动员有的文化素质不够,大多也不满足于在中小学干这事。所以,这有一个过程。


我的建议是,退役运动员一定要经过培训才能进入学校。我们的运动员如果把一些毛病带进学校,例如跟学生称兄道弟,那样麻烦会很多,会把学校常规秩序打乱。

这也许是我多余的担心,但是,我接触过大量的运动系学生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不反对(退役运动员到中小学任教)这种做法,但是希望做得更健康。


关于文武全才,

存在专业队难谈文武全才


记者:剑桥大学机械工程专业学生乔治·纳什在2012年当选该校赛艇俱乐部主席,他后来在伦敦和里约两届奥运会上夺得1金1铜。丹麦羽毛球名将皮特·拉斯姆森在1997年羽毛球世锦赛夺得男单冠军,他同时也是医学院学生,退役之后成为眼科博士。想要以上的“文武全才”在我国涌现,我们还要等多久?


卢元镇:在西方国家,高校里走出奥运冠军非常正常,因为他们实现了高度社会化,不是政府在办竞技体育。学校完全按照学生的标准来要求运动员,并不会因为他们拿了奥运金牌就降低对他们的考试要求。这样的学生,毕业之后完全没有就业问题,一系列矛盾随之解决。我们国家何时解决了专业队问题,把(专业队)化解到高校里,这样就解决了。如果仍是依靠政府花大量的钱培养运动员,(何时涌现文武全才)这个问题没法讨论。


关于运动家精神,

要把运动作为文化来理解


记者:您的观点是,学校体育不仅是为了增强学生的体能,也不仅是为了培养运动员,更重要的是通过体育运动,向学生们灌输“运动家精神”,并让这一宝贵的特质陪伴他们往后的人生?


卢元镇:运动家精神,首先的含义就是参与。参与到体育和竞争中来,以争冠军和争第一作为目标,这就是运动家。


我们现在一说运动队,更多是从社会目的出发的。为了学校荣誉,为了全运会,为了奥运会,这些还是从社会目的出发,而不是真正从人的角度着眼。我们还是没有把大学生、中学生看成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把体育纳入人性之中去看待。学校体育的展开,不是弄弄这个、弄弄那个,这不是办法。


教育系统把体育看作小把戏,健健身,跑跑步,打两套拳,每天做广播体操,满足“每天一小时”就够了,根本没有考虑体育当中的灵魂是运动。如果不能把运动真正作为文化来理解,我们的学校体育水平永远上不去。



关于学校体育,

本质应是对人的教育


记者:为什么您说学校体育是一个体育问题,更是一个教育问题,还是一个社会问题?


卢元镇:学校体育的本质是教育。我们现在实际上强调做的一些事情,例如每天一小时锻炼、引体向上做不做得上来等,这些都仅仅是把学校体育看做成一种活动。实际上,我们的教育是德智体美劳,简单说就是德育、智育、体育。它不是一门课,也不仅仅是学校每天的体育活动,那些都只是方法手段。学校体育的本质,应该是对人的教育。



实际上,体育最有力的是竞技,竞技是最能对人进行教育的。我们的学校哪一门课是教学生竞争?没有!有很多竞技上的文化的东西是可以进入对人的教育范畴的。我们现在一直讨论的,比如培养运动员等,都没有抓到体育的本质。真正抓到体育的本质后,就知道哪些该做,哪些不该做,该做到什么程度,哪些必须要做的。


培养运动员,这就是必须要做的。学生进入学校,我们都给他尝试竞技的机会。有些人尝试到一定程度,没有兴趣,不具备这个能力,将来去健身就可以了。哪些人继续往前走?也许到了初中,他停下来了,也许到高中停下来了,也许到大学停下来了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制定的《国际体育运动宪章》里面有一句话我特别欣赏:让每一个孩子都达到和他天赋所适应的竞技水平。

内容来源:广州日报全媒体


分享到:
首页           教学团队           中考体育          政策资讯           关于我们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公司信息:

北京景昊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
联系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富海国际港801 咨询电话:400-062-4008 商务合作:17600070168

关注我们:
景昊青少年体能
景昊青少年体育
学大青少年体育
请发表您的留言